会员动态

创业投资支持产业转型与升级——张伟在“创投、创业、创新”铁三角的战略布局分论坛的演讲全文

发布人:互联网 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5-4-29

江苏高投总裁  张伟

       单总讲的是哲学和文化层面的投资,周总讲得很专业,宗总讲的也是非常有特色的内容。我觉得我讲什么呢?一个讲得很哲学,很文化;一个讲得很专业;那么我讲什么呢?我讲生活中的吧。

        单总说他在这儿第一笔投了一个亿的天使,坦白说,天使就给一个亿,有钱真的很任性,后来他说又给了一个亿,就更任性,这是开玩笑的说法,他一定是有投资哲学的。周总讲了一个很专业的说法,就是当前这么长时间之后,虽然大家把焦点聚焦在早期投资,甚至天使投资,但实际应该怎么投。虽然十年前也叫创业和私募股权投资,十年以后做的还是创业投资、天使投资,虽然名字一样,但事情不一样,少小离家老大归,过了若干年胖子回。

        但他们不同在哪里呢?几年前,我讲过一个故事。因为我看听众的年龄跨度比较大,我把发言内容往中间拉一拉。2005年以后到2009年创业板的开闸,确实迎来了创业投资最“黄金”的阶段,这个“黄金”怎么定义?如果用一个很生动的话来讲就是“只要会打枪就行了”,怎么理解?只要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兔子,只要一打,就可以打到。但2009年以后,资源是有限的,有限的资源和无限的欲望出现了极大的矛盾。所以好日子只维持了两年时间,就看不见了。兔子没了,我们不打,我们养,出来同样是兔子。但是用鲜活的话说,养兔子和打兔子要求完全不一样。我们不讲更多的专业,因为有很多资深的人士和同行,讲再深也都是浅了,对年轻同行还没有必要讲到这个程度。由于养兔子和打兔子真的有不同的要求,所以VC也好,天使也好,在今天这个时代所做的,面临的环境和专业程度,需要的确实不一样。

        刚才三位老总已经讲了,接下来,我按照准备的PPT讲,重点会展开,如果重复的就不多赘述了。

        一、创投的2014年

        首先,我觉得2014年创投蛮拼的,蛮难的,融资、投资都相对低潮。在座很多机构做人民币基金,我们去年融了不到80亿人民币,在人民币融资当中应该是比较高的。如果说80亿人民币和刚才君联周总讲的与美元融资额相比,确实是比较低的。开个玩笑,显然如果天使投资像单总说的都给几个亿的话,80亿也给不了几个项目。

虽然二级市场非常火热,但“一米阳光”并没有充分照到我们身上。刚才有位老总说,实际我上去年这一轮的市场,首轮上涨实体经济的的景气度不相关,我也有同感。

若干年前,我问一些年轻的、很文艺的同事“雪下面是什么?”,下面的员工说“雪下面是草”、“雪下面是烂泥”,我说“雪下面是春天”。为什么“雪下面是春天”?先注意到今年的“两会”,包括今天上午的财富论坛,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经济新常态,但经济新常态却带来了高度重视创新创业的新常态,带来了金融变革和财富管理的新常态。金融改革创新的新常态,让我们这个领域创投也好、私募也好,已经有可能和其他传统的金融领域进行融通的机会了。在这之前是很难的。另外,财富管理的新常态更是这样。从今天上午张育军主席助理讲话中看出,银行、信托等,都可以与VCPE融通跨界。经济新常态是有下行动力,创新创业新常态以及财富管理新常态是向上的。

        二、穹顶之下的芸芸众生

        感谢柴静,也感谢北京,北京让柴静更感受到穹顶之下的环境,如果柴静生活在西溪,她一定写不出《穹顶之下》,因为这里没有PM2.5。既然在穹顶之下,就看看其他内容,首先是宏观经济。首先看看“保7”的压力,在克强总理报告中,今年是若干年以来跟往年的词语排序不一样,一个最重要的不一样就是克强总理把“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”,放在“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益”之前。“保7”的第二个压力,大家都知道“克强指数”,现在还可以看到吗?不能。因为公布之后压力更大。第三,大家知道去年以来中国批了多少个基建项目吗?批了9万亿。第四,中国企业高峰数字是7000万个,但目前这个数字在下降。

        大家应该可以看出“保7”压力巨大。但“保7”压力巨大,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呢?就是穹顶之下的金融创新和资本市场。推出做空机制则是希望市场不暴涨,沪港通和深港通,更多的是希望市场不大跌,但是既不暴跌,也不暴涨,就有利于今年推出注册制了。

        三、稳增长、调结构有交集吗

  在这次两会之前,无论是官员还是民间议论都在一定程度上说“稳增长,调结构,没矛盾之处”,但克强总理这次首次表明稳增长和调结构是有一定矛盾的。什么是三架马车跑不快了,往哪儿跑呢?但马还是好的。“马歇尔的马”,这个马可以在“一路一带”上跑,但是从双引擎来说,包括马歇尔的马在内,还不够,更要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,这正是我们VCPE的基础。所以,我们这个行业无论是天使还是创业投资都和实体经济、创新创业密切相关,我们都关心实体经济的未来。从热词来说,“互联网+”已经有了,但能不能有“中国制造2025”。上次浙江省长提到三个企业家,从万向到娃哈哈,再到阿里巴巴,马云已经出现了,所以我们相信“互联网+”还是可以有。

但有没有“中国制造2025”?刚才说中国7000万企业数字在下降,但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这几年我们的知识产权和专利数在增长。从华为来看,去年华为的专利申报数是全球第一,从这个方面可以看出中国的实体经济、中国的创新能力确实在增长之中。第二,就是实体经济面广量大已经有规模的企业,实际上单总没有展开说,他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,企业成长有若干的成长要素。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,他们已经认识到创新之后,小企业要创新,大企业也要创新,大企业创新可以自己搞,也可以和我们这些投资机构进行合作。“中国制造2025”中主要的工业机器人和互联网都已经到了一定阶段,应该是可以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一个官方媒体问过我这一问题,我说,“中国制造2025”可以有,但要市场发挥主要作用。习大大讲了一个“腾笼换鸟”,但如果地方政府主导,而不是市场决定的,地方政府一放,几个邻居放同样的鸟,又会产生新的过剩和结构问题,这也是我要和大家分享的一个方面。

        四、创业投资支持转型升级之路更宽吗

        创业投资支持转型升级的路能不能更宽呢?过去几年看似乎窄了一点。今天上午张主席助理讲了三种财富管理的模式,一个是欧洲的,一个是瑞士的,一个是美国的,他没有说哪个模式好,但大家一定都听出来了,他认为美国的模式对实体创新更好。从这个问题,我想起了若干年前和同行探讨的几句话:说热力学理论在瓦特之前一百年之前已经产生了,但为什么一百年之后才由瓦特在美国发明了蒸汽机呢?第二个问题,为什么世界上很多创新创业的好企业都是在美国成长起来的?结论是英国是最早有资本市场的,美国的创业投资和多层次资本市场是最完善的。从这点来看,金融改革的新常态和财富管理的新常态中,VCPE是重要的环节,一定会进入一个黄金发展期。

        传统金融是西医,好定量,根据整个经济程度情况调整货币增量、货币存量。刚才几位老总已经讲了,VCPE有一定的规律。我只简单的举点个例子,我们当初在新能源领域投了一个天使项目,投进去的时候本来准备了一千万,最后给了350万。给了一千万,退回来650万,不然我们控股了。但五年之后,以发行价算变成了13.5亿,但这项目投后,我们后期给予了大量的商业支持。

        五、跨界与融合

        上午张育军主席强调了财富管理GP的“专业义务”和“忠诚义务”,从专业角度看,我们做VCPE要在周期、概率、组合上打好基本功,才可能会迎接创新创业,迎接投资兼并,迎接资产证券化,迎接育军主席今天导引的大方向,不仅对创新有利,而且对这个行业的发展有利,而且迎接这个方向的一定是黄金十年。

        六、打铁还需自身硬

        人间正道是沧桑,我听说长江商学院是最浪漫的学校,中欧商学院是最经典的学校,中欧商学院有一句很流行的话“不离不弃,且行且珍惜”,“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”,我们这个行业和创新创业密切相关,和实体经济密切相关,和LP的认可和支持也是密切相关,如果我们扎根实体经济,对实体经济、大众创新,对我们的LP,我们真的做到且行且珍惜,真正把我们自己打造成成合格的GP,那么我们就不是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,而可以改成“我若健康,便有晴天”了!谢谢大家!(据3月28日张伟总裁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在杭州举报的“2015中国财富管理论坛”上的演讲)

版权所有Copyright©2013 江苏省创业投资协会

地址:南京市山西路128号和泰国际大厦19楼 电话:025-83303470、025-66009989;传真:025-83303470

电子邮件:jsvca@js-vc.com

62